(全章节)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沈馆-沈馆慕栾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在线亚博体育平台官网

发布时间:2019-09-13 00:01

由泽娟原创小说《听闻爱情,十有九悲》,主角是沈馆慕栾讲述:曾经的沈馆,是肆意飞扬的豪门千金,可三年前的一场变故,令她被自己深爱的人赶出家门,三年后,低调回归的她,本以为自己的心早已对他坚硬无比,却不曾想他的一句伤人的话,依旧令她心痛不已。

精彩节选:

“你放心,我会遵守承诺的。”沈馆一副知错的表情走到慕栾身边,随即拉着他的胳膊,“好了,我们回去吧,我今天就是闷的慌想出来玩玩。”

“想出来玩可以直接跟我说,犯不上用这种办法。”慕栾的脸色有些缓和。

“我要是真跟你说你能同意?”沈馆说着撅起自己的樱桃小嘴,“对不起啦,我以后不这样了,你累了吧?我们赶快回去休息吧。”

慕栾看着眼前乖巧的沈馆惊讶起来,这还是那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气归气,可沈馆拉着他往外走的时候他瞬间觉得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了。

刚一上车,慕栾的手机又响起来,这个方菲,真是饥渴的很!

“不准接!”沈馆一把夺过慕栾的手机,直接扔在了后座上。

慕栾朝后座看一眼手机,又看向沈馆那张因为酒精而发红的脸,略微咬着的唇让他突然有冲动上去咬一口。

“小野猫,你又想干什么?”慕栾俯身过去,捏住了她的脸,她慌乱的气息悉数喷在他的脸上,让他瞬间就有了反应。

“这话应该我问。”沈馆看着这熟悉的眉眼,酒精的作用让她迷乱起来,“你这些天都到哪儿去了,看都不回来看我。”

慕栾心里一暖,原来这小妮子是因为这个生气出逃啊,这倒是让他没想到。

“怎么,想我了?”慕栾说着又朝沈馆逼近一点,一时间,两人的鼻尖几乎已经碰到了一起。

“唔.....”

没等慕栾反应过来,沈馆已经吻了上来,一双灵巧湿滑的舌头像条小蛇一样四处逃窜,直直钻进他的心里。

身下的小帐篷越撑越大,慕栾一时间血液奔腾,他腾出一只手将沈馆的座椅放倒。

“啊!”沈馆轻呼一声,双手紧抓着他的胳膊,“你干嘛?”

“你说呢?”慕栾霸道的吻落下,手也不安分起来。

沈馆觉得自己越来越热,“别啊,慕栾,住手,快住手!”可是男人根本就不管她的求饶,一扯便扯开了她的衬衫,一时间傲人的雪白便像小兔子一样跳了出来。

燃烧的欲望被眼前的诱惑刺激得越发高涨,他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子又往沈馆的座椅这边挪了挪,一只手扣住她的脑袋,另一手似乎不收控住了握住了那团绵软。

“啊!”沈馆叫起来,她抱住慕栾的头,“慕栾,我求你了,别在车里。”

慕栾似乎一瞬间醒了过来,他抬起头,发现沈馆从脸到脖子已经全部变成了火红的小龙虾,“外面好多人,你不想上明天的头条吧?”

车子就停在酒吧不远的地方,虽然人不多,但是沈馆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你这个小妖精,现在知道勾引我的下场了?”慕栾恋恋不舍的收回自己的手,刚才那一瞬间他恨不得直接吃了这个小妖精。

沈馆赶紧拉住胸前的衣服,白一眼慕栾,“我哪里勾引你了,明明就是你自己精虫上脑,你不是一直都要当柳下惠?”

慕栾回到驾驶室坐好,他确实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的丧失理智,他这是怎么了?

沈馆打开广播,知道这下自己不得不跟他回去了。

车子慢慢开上了环线,沈馆知道,那是开往别墅的方向。

“慕栾,我妈走的时候你在不在?”没来由的,沈馆看着窗外的夜色悠悠的问一句,男人突然后背一阵冷汗。

“不在,夫人是在家心脏病发走的。”慕栾的声音顿了顿,“等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那我爸呢?”沈馆偏过脸来,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你是我爸的贴身保镖,总不可能我爸走的时候你也不在边上吧。”

慕栾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

“在!你想知道什么?”慕栾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

沈馆的眼泪无声的掉下来,“我想知道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沈馆瞪着慕栾,“到底我爸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她会把所有的财产留给那个女人?”

慕栾摇摇头,错开视线,不敢再看沈馆,到底是心虚。

“沈总是交通意外,警方已经落实过了。”慕栾说着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吐沫,“当时我和沈总不在一个车上。至于为什么遗产全部都留给方菲我想你应该去问沈总的律师,毕竟遗产是沈总一早就安排好的。”

沈馆没来由的觉得冷,冷到她都有些颤抖了,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把自己的遗产全部留给一个第三者,她不相信,这根本就不是父亲的作风,父亲的遗嘱她在十八岁的那年就见过。

那是沈馆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当时她还嗔怪父亲是礼物届的一朵奇葩,父亲是不可能更改遗嘱的,她确定,无比确定。

“那我问问你应该知道的。”沈馆抹掉脸上的眼泪,“说说吧,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是不是我爸还没死的时候,你就已经鸠占鹊巢了?”

慕栾一个急刹,他不是没想过这一刻的来临,可是这一刻真的来了他竟如此慌乱,甚至不敢看沈馆一眼。

“说话啊,说不出口了?”沈馆瞪着面色铁青的男人,“跟我说说你的心路历程,我还真是挺好奇的。”

“对!”慕栾捏着拳头看向沈馆,尽管他的心里已经被她的话戳的千疮百孔,但是脸上依旧冷的看不出任何表情,“从她一进沈家的时候我们就好上了。”

慕栾看着沈馆受伤的表情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如果一切能够重来他决不会再伤害这个无辜而天真的姑娘,绝不!

“回去吧!”

沈馆偏过头去,眼泪不出声的流下来。

生活真是讽刺,当初她一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送上门他不要,方菲那样的婊子倒是一早就将他据为己有,眼下更是要明媒正娶成为堂堂慕夫人了。

原来自己一早恋慕的男人也不过如此,沈馆抬手抹掉眼泪,她深吸一口气,大脑飞速运转着,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狗男女就这样夺走父亲一生的心血,她一定要查清真相!

  •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沈馆慕栾) 截图1
  •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沈馆慕栾) 截图2
  •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沈馆慕栾) 截图3
close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