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赠你一场相思成疾苏轻雪季夜川-赠你一场相思成疾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2 15:55

《赠你一场相思成疾》苏轻雪季夜川剧情严谨,有看点。赠你一场相思成疾苏轻雪季夜川小说精彩节选:看地上人这打扮估计不是难民就是乞丐了,一个下贱命无所谓,就是她四仰八叉地躺在这里,实在是影响她今天约会的好心情。

赠你一场相思成疾
推荐指数:★★★★★
>>《赠你一场相思成疾》在线亚博体育平台官网>>

《赠你一场相思成疾》精选:

“小姐,那我们怎么办?”

看地上人这打扮估计不是难民就是乞丐了,一个下贱命无所谓,就是她四仰八叉地躺在这里,实在是影响她今天约会的好心情。

李清婉沉默了一会,她起身抬起眸子,目光投向细雨迷蒙的古街上,那双眼睛张望着,好像在找什么人。突然,一辆黑色英国车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唇角一勾:“他来了。”

车子停在小茶馆的门口,季夜川打着黑色的伞走进屋檐下,他面容清冷,看上去心情好像不是特别好。

“下雨了还在这里等我,不是叫你别出来了吗?”季夜川关心道。季夜川本来是在下午邀请李清婉去喝茶,谁知道竟然下起了雨。他见状,和张府老爷谈完事情就着急忙慌地开车出来了。

“我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想这雨中漫步倒是也不错,还是决定出来溜溜。倒是你的事情进展如何?张老爷愿意卖给你吧?”

“嗯,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张府老爷一反常态,好像特别怕我的样子,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差他直接把地皮送到我手上了。”

李清婉捂嘴笑道:“那是当然了,敢问东城上下,谁不怕你季少帅呀?”

“哥哥,你们说完了没有?什么时候回家啊!”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从季夜川的车子里传出来,季夜川的堂妹探出个脑袋,不耐烦地白了李清婉一眼。她一直觉得李清婉抢走了自己的哥哥,自己任性着,哥哥却一直夸李清婉得体大方,便处处和李清婉作对。

明知是哥哥的约会,死缠烂打地跟着非要一起。季夜川拿她没有办法。

李清婉的笑容立刻僵在脸上,她又不是每天都能见到季夜川,难得见到一次,偏偏堂妹也来搅和她和季夜川的二人世界。李清婉还是勉强地笑着:“妹妹也来了啊。”

“谁是你妹妹。”堂妹翻了个白眼,跳下了车子,一把扯住季夜川的胳膊,“哥哥,我们走嘛回家嘛。”

季夜川脸色略微难看:“我难得出来和李小姐见面,你就不能让我多说两句?不让你跟着又非要粘着过来,出来没到一个时辰就吵着回家,要回你自己回去。”

堂妹见哥哥好像真的生气了才闭嘴,又狠狠地瞪了李清婉一眼。

趁着两人谈笑的功夫,堂妹看到角落里有个人横躺在地上,半个身子淋着雨,看模样还是个面容清秀的年轻姑娘。

她大叫一声打断两人的谈话:“哎呀!有个人躺在那!”

李清婉面容尴尬,本来说得开心,还是被这个挺尸的给搅和了。她冷笑一声:“不过是路边垂死的乞丐,有什么稀奇的?妹妹还是不要过去看,以免沾了晦气。”

堂妹嘴角一歪:“我哥哥天天夸你,我还真当你是多善良的人,你们李家学医,现在看到路边有个人晕着见死不救还说风凉话。”

这一句可把李清婉的嘴给堵住了。她气得瞪大了眼睛,脸红了一大片。

季夜川也勾唇轻笑,堂妹说得没毛病啊,李清婉作为一个医者,要是这点善心都没有,那他可真是高看了她。暂且不管那白玉主人是不是她,他只想知道李清婉人品如何,是否真的和流传的那样善良。

李清婉嘴角抽搐,她又故作温婉地笑着对季夜川说:“要不,把她抬到我家看看吧,我叫人给她煎药,还会亲自照料好她。”

季夜川颇为满意地点头,看来也不是虚传,毕竟出身名医世家,这点善举还是做得来的。李清婉抿唇,硬着头皮叫人把地上这个半死不活还有一口气的人抬到自家院子里去。

李清婉几乎是黑着一张脸回来的。难得的约会被搅和,还抬了个半死不活的乞丐回来。但她故作以往落落大方的样子,也没说什么,就叫下人把苏轻雪抬到厢房去了。还命下人煎药,当着季夜川的面指挥说必须用最好的药材。

季夜川一脸淡漠地看着她在人前指挥:“既然没什么事了,那我就回去了。”

“这……这就走了?”李清婉扯住了他的衣角。

“我看那人病的不轻呢,你不好好看看?”

“我……”李清婉额角抽搐着。她气得快要咬手帕了。

眼看着季夜川从自己的眼前走掉,她却没有任何底气再去拉他。她的眉毛皱起,嘴角一撇:“季夜川,装什么装?明明对我有意思还摆出一副大少爷的样子吊着我?欲擒故纵是么?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

季夜川追李清婉的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可这些都是外人看来的事情。追不追,只有李清婉自己知道。季夜川只是经常找她,但从未表白,也没说结婚的事情。

这季夜川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他到底想不想娶自己啊?李清婉想得头都要破了。

苏轻雪躺在榻上奄奄一息,李清婉叫人熬的汤药端了过来,她让下人喂着,自己在一边冷眼看着她半死不活的样子。丫鬟喂药,抬头问:“小姐,这个人一会要是不醒怎么办啊?连您都说没救了,一会要是真变成尸体抬出去,那对李家的名声也不好啊。”

“要是没醒,不管她死活,直接叫家丁装进麻袋里面扔后山埋了,过后要是季少问起来就说醒了给点银子打发了。”

听主子都这么说了,丫鬟干脆也不喂了,就把汤药放到一边:“小姐,你说季少帅跟您都相处这么多天了,怎么就不跟您捅破这张纸呢?”

“男人都是花心的主,他要是真提亲,往后也少不了姨太太,少一天结婚就少一天争宠,我急什么?”李清婉嘴上这么说,其实内心也很怀疑。

丫鬟听了这话,更是狗腿子地凑过来:“我就说我家小姐是全东城最优秀的了,那个苏家的小姐一个妓女生的还敢攀季少,还不是被我们家小姐比下去?”这话李清婉爱听,她知道之前季家和苏家小姐有婚约,传闻只知道苏家小姐长得好看,是东城第一,她倒是不削得很。

床上的苏轻雪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吃香喝辣的?她就觉得嘴里苦,起身张嘴一呕,那一肚子汤药都吐了出来,溅了李清婉一身。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